正在阅读:小说连载——廉颇传奇(五十一)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建湖网摘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小说连载——廉颇传奇(五十一)

原创 建湖网2020/12/18 08:56:51 发布 来源: 作者:高基枫 246 阅读 0 评论 12 点赞

上卷:封侯拜将   第五十一章:相马大会(3)镇国马

肥礼对赵武灵王说道:“陛下,今日相马大会所用时间比计划时间长太多、太多了。您日理万机、公务繁忙,为保龙体还是尽快回宫休息为好。廉颇认马的事情交给我们来想办法,臣和上将军廉彪都觉得是马匹太过劳累以至于一声不吭,稍作修整之后这个问题肯定会迎刃而解。”

廉彪也附和道:“大王,您的龙体就是赵国的江山社稷,相马这种琐碎之事劳您大驾已是我们军营莫大的荣幸,若是因此而耽误您的正常休息,影响龙体健康,那我们真是愧对江山社稷、愧对列祖列宗、愧对赵国百姓!大王,罪臣与司寇肥礼恳请您起驾回宫。”

赵武灵王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两位大臣摇了摇头道:“要是论法律规章、经史子集,你肥礼在我赵国肯定是无出其右;要是论打仗排兵、冲锋杀敌,你廉彪在我赵国也是无人能及。但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论起相马:你二人都是门外汉,最多也只是略懂皮毛而已!你二人都起来吧,寡人已经有了新的打算了。”

……廉彪和肥礼扶起坐在王位上的赵武灵王,赵雍指着队列里身形挺拔的廉颇说道:“廉颇,你过来,寡人要亲自带你去一个地方。众人再此等候,上将军廉彪和司寇肥礼共同主持相马大会的下一项流程。”

赵武灵王从太监手里接过自己的御用坐骑便带着廉颇往地下马场的北方扬长而去……马匹瞬间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众童子军看到这一幕,无不在心中对廉颇投以羡慕、嫉妒之情。

这皇宫的御用马场大的出奇,里面的机关陷阱也是数不胜数,廉颇早已忘记了自己眼睛里面究竟摄入了多少匹形形色色的骏马,但唯一记得的是赵武灵王那无比温暖的怀抱。赵武灵王虽不及自己的父亲廉彪来得高大,但他的怀抱却有种无可比拟的饱和度和能量感,在这种极具安全感的怀抱之中,廉颇早已放下了对尘世间的最后一丝戒备……他享受着……他微笑着……他怡然着……他欢乐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御马终于停下了脚步……

赵武灵王望着躺在自己怀里已经熟睡的廉颇心中的喜悦油然而生:“再过一个多月,寡人怀里的这个小可爱应该真的会成为寡人的义子,到时候寡人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叫他一声儿子了!”

赵雍(赵武灵王)为怕吵醒熟睡中的廉颇,就一直保持着马上的这个姿势不敢动弹。

也不知过了多久,远方传来了一声惊天的嘶吼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廉颇。

小廉颇睁开眼看见赵武灵王慈爱地看着自己,顿时脸上泛起了红晕。

赵雍关切地说道:“刚刚是马匹发出的嘶吼声吵到了你,可不关寡人的事哦。你要是还困的话,寡人再抱着你睡一会儿!”

廉颇答道:“我不困了,我想下马。”

赵武灵王快速地跳下了马并将廉颇从马背抱到了地上。

廉颇刚刚着地便跪了下来:“童子军廉颇罪该万死,竟然劳烦九五之尊亲自抱于马下。请陛下责罚于我!”

赵雍笑道:“你是赵国的子民,就是寡人的儿子,父亲抱儿子乃是天经地义,你没有任何越礼之处。起来吧,寡人还要带你看一匹骏马呢!”

就在此时,四名侍卫疾驰而来向赵武灵王汇报道:“大王,大事不好了,镇国马冲出马厩,我等四人无法将其控制,现在它已不知所踪!”

赵武灵王听完脸色大变:“什么?镇国马跑了?快带寡人前去看看!”

赵武灵王随后转头又温和地对廉颇说道:“孩子,寡人有事去去就回,你在这里等寡人几刻钟!”

廉颇点头目送赵雍一行五人。

此时的赵武灵王恨不得立刻飞到案发现场 ,因为这匹镇国马是赵武灵王想送给未来儿子廉颇的礼物,它的丢失同样也关乎到赵国的气运。(古人是讲风水的,也是比较迷信的。)

……望着地上残破的马栏,望着四周空空如也的马印,赵雍无奈地摇了摇头:“镇国马不愧是镇国马,走过的路都不留任何脚印,你让寡人上哪去找你啊?”

几秒之后,赵雍从怀中掏出了一枚墨家制作的“控制器”并按下了其中一枚按钮:“寡人刚刚用控制器关闭了马场四周的大门,但愿镇国马还留在马场内吧!你们四人从此处出发分东、西、南、北不同的方向寻找,若发现镇国马的踪影,立刻吹“惊天哨”,到时候寡人会和其他三名侍卫火速赶来支援于你,即刻动身出发,不得有误!”

不知过了多久,四名侍卫都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他们齐刷刷地跪到了赵武灵王脚下:“臣等有负王恩、罪该万死,请大王责罚!”

赵武灵王淡淡地问道:“马场内的每一处都仔细找过了吗?”

四名侍卫坚定地答道:“都仔细找过了。”

赵雍又问道:“一处也不落?”

四名侍卫又齐声答道:“真的一处也不落。”

赵武灵王摇头道:“照寡人看,还有一处你们应该没去找。”

四名侍卫疑惑道:“请大王示下。”

赵雍指着不远处说道:“此处过道与大厅中央的入口相连,有一个叫廉颇的七岁小孩在那,你们有没有去那个地方搜过啊?”

四名侍卫想了一会儿,异口同声道:“回禀大王,确实未曾找过,不过此处与大厅仅有一条过道相连,镇国马逃跑的时候我们就是通过这条过道骑马进入大厅并向大王您报告的,镇国马如果藏在眼皮底下,我们不可能不会察觉的!毕竟我们四个饲养了它五年了,对它的所有秉性不敢说全部了解,但也可以说是八九不离十了!”

赵武灵王点了点头道:“我们都去大厅看看吧!要是大厅和入口再找不到,看来镇国马就已经跑出马场了。”

赵武灵王说完便带着四名侍卫赶赴入口处。

到了入口,四名侍卫都惊讶地发现:镇国马正在和一个身形类似于成年人的小孩嬉戏玩耍着……

廉颇看到赵武灵王一行便下跪拜道:“童子军廉颇参见武灵王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武灵王扶起跪在地上的廉颇欣喜地说道:“廉颇,恭喜你终于找到了一匹属于自己的骏马了!也不枉寡人特意带你来这一趟。”

廉颇疑惑地指着刚刚和自己玩耍的骏马道:“陛下说的是它吗?”

赵武灵王欣慰地点了点头。

四名侍卫这时倒插起嘴了:“小孩,你敢不敢骑到此马的背上?”

侍卫话音刚落,镇国马像通人性一般弯下了身子,它好似在说:“主人,快骑到我的背上!快带我驰骋天下吧!”

廉颇看了看赵武灵王,在得到赵雍眼神的默许之后,廉颇诚惶诚恐地骑上了马背。

马肚上没有脚蹬、马背上没有马鞍、马鼻上也没有绑着缰绳,但廉颇骑在马上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舒适感和自由感……

镇国马带着小廉颇缓慢地行走着,它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摔坏了背上的小主人……

四名侍卫见到此景也欣慰地都笑了,他们各自从袖中掏出一粒药丸服了下去……三秒过后一个个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廉颇试跑了一圈便下了马,他看到四名侍卫闭着眼、嘴角带着微笑地躺在了地上便问赵武灵王道:“陛下,这四名侍卫都因为太困睡着了吗?”

赵武灵王点头道:“是的,他们都睡着了,而且永远都不会再醒了!通俗的说法是死了、美妙的说法是上天堂见玉皇了、中庸的说法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廉颇听到这里默默地低下了头,因为站在自己旁边的是身份如此尊贵的赵武灵王陛下,自己又不好直接问:“为什么这四名侍卫要自杀呢?”

赵武灵王看穿了廉颇的心思,他安慰道:“孩子,你别难过,你看这四位叔叔都是带着微笑离开这世界的,说明他们在此之前已经没有遗憾了。因为他们是这马匹的饲养员,他们曾经盟过誓:如果马匹找到了主人,他们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因为这匹马身上有太多秘密了,不仅仅是马本身的秘密,还牵扯到我们这个国家的重大机密,唯有死人才能最保守秘密,所以不要为这四位叔叔而难过,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带着某种使命的,当使命在这个世界上得以完成,其实离开这个世界对于他们而言是一种解脱、是一种释然、是一种安宁、也是一种幸福!”

廉颇抬头看着赵武灵王,赵武灵王慈爱地拭了拭廉颇眼角的泪花:“孩子,你来到这个世界才7年,你的使命其实也刚刚开始。下面寡人就将这匹马的身上的部分秘密告知于你,希望你永远将秘密埋在心中,不到危急关头,不要让你我之外的任何人知晓这个秘密!”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已有0人点赞
急聘工作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